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男子花40万换手机我不是土豪

2019-03-16 03:14:44

男子花40万换:我不是土豪

插图

刘家政(化名)16年前来到重庆生活。今年10月初,他愿意出资40万,向儿子就读的重庆铁路中学捐赠非智能。此举让他深陷质疑的漩涡,有人说更换非智能是历史的倒退。 任何事情都宜疏不宜堵,如何疏导及管理孩子使用智能,既是家长要面对的问题,也是老师要妥善处理的事情,更是需要整个教育界思考的课题。

想法

想拯救更多孩子

换成非智能

说到捐赠活动的初衷,刘家政说,去年暑假,他花2000多元给孩子买了部智能,但很快问题就出来了。他发现,儿子不离身,吃饭玩、做作业也玩,小游戏。开学不久,孩子的视力开始下降,一学期换了两副眼镜,度数一直涨,睡眠也不好了,临睡前、起床后做的件事,都是玩。“我感觉给孩子用智能是一场赌博,我不想拿健康做筹码。今年暑假,跟孩子商量停用了。孩子一百个不愿意,但还是换成了非智能。 这样做效果明显,孩子的视力有所好转,不像以前只顾看,不爱搭理人。一次,儿子回来讲学校的见闻,说有同学因为玩太投入,结果下楼梯时摔了跟斗。” 刘家政强调:“我并不是要孩子放弃智能,只是想让他们在青春期这个阶段,暂时放下,现在的放下是为了将来能更好地利用。为什么选择中学来试点?因为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,好奇心强,同时又是智力和身体发育的关键时期。即便用普通对孩子的学习不一定有帮助,但只要保护了他们的眼睛和颈椎就值了。 我感觉要做点什么,来拯救更多的孩子。于是就给校长发了短信。”

实施

未与学校签订协议

将按班级分批捐赠

“我的想法成熟后,跟学校领导有过一次交流。当时校方作出了承诺,要保护我的隐私,我才同意做这个事情的。我跟学校没有签订任何协议,但不会单方面终止。班级试点开始后,只要校方要求,我就一批一批地捐。”刘家政说。 据刘家政介绍,捐赠的是在重庆买的。他先上查了一下,看有那些适合。选好后还给的售后打了。选择的有通话和短信功能。考虑到孩子们交流方便,班级有什么通知,学生们也可及时获悉,选用的还可以上,但不能浏览页。“40万元只是我一年收入,不会因为拿来做这个事情,降低生活品质。” 至于的分配事宜,刘家政认为是需要学校考虑的事情。之前他跟校方沟通过,必须以班级为单位,集体领取。这样做是因为:“我们不能孤立任何一个孩子。如全班大部分同学都用智能,个别孩子用普通,就会形成一种不好的氛围。所以,只能全班一起换。” 刘家政说:“朋友全都不知道这个事情,一直匿名。家里只有我爱人知道,她挺支持的,觉得我是在做善事。儿子一直不知道,我打算让他上大学之后才告诉他。上大学之前,让他坚持用普通。”

回应

我只想为孩子的健康做点什么

近接到多少媒体的,刘家政已经记不清了。媒体询问的问题有些带着强烈的质疑,很有攻击性,完全偏离了他的初衷。如捐赠是否合法?为什么不先捐给红十字会,再转给学校,是不是有什么个人目的?是不是卖的?为什么不捐给贫困山区的学生…… “还有一种声音,专家、学者建议可以考虑换个方法。我回答说,他们(专家学者)要的是论文,我们需要的是方法。等讨论完了,孩子们都长大了,你有更好的方法吗?” 对于上的质疑,刘家政说:“我不是“土豪”,我只是一名父亲,只关心孩子。有人说(更换成非智能)是历史的倒退,我承受不了这些,我的初衷是很简单的,只想为孩子们的健康做点什么,现在却搞得复杂了。”据《重庆晨报》


星力捕鱼平台代理
森林舞会
建筑工地洗车台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